俄烏戰爭導致化石能源供需受阻和原油價格高漲,更加突顯國家能源安全的隱憂,使各國不得不重新審視能源政策。在地緣政治情勢持續升溫下,碳中和目標與能源安全的權衡,成為各國政府頭痛課題。韓國與台灣同樣高度仰賴進口能源,這場突如其來的戰事對韓國能源政策布局有什麼樣的影響?
南韓,能源,政策,三支箭,淨零,永續,俄烏戰爭

南韓 尹錫悅 政府的能源政策「三支箭」!

資料夾icon 科技新知
行事曆icon 2022/09/28
Loading...

文 / 中心助理研究員 施怡君

  俄烏戰爭導致化石能源供需受阻和原油價格高漲,更加突顯國家能源安全的隱憂,使各國不得不重新審視能源政策。在地緣政治情勢持續升溫下,碳中和目標與能源安全的權衡,成為各國政府頭痛課題。韓國與台灣同樣高度仰賴進口能源,這場突如其來的戰事對韓國能源政策布局有什麼樣的影響?

南韓


俄烏戰爭牽動韓國 重新審視能源布局

  韓國自產能源相當匱乏,有92.9%的能源依賴進口,能源安全不可避免受到俄烏戰爭的影響。以原油為例,韓國自俄羅斯進口的原油比例占總量的5.6%,天然氣則占6.2%。儘管比例不高,一旦中斷進口,其他產油國也難以突然增產供應,短期內可能無法填補供應缺口。

  韓國原子能研究院朴元錫院長表示:「如果國外情勢變得不穩定,國際能源價格上漲,可能會抬高國內的電價,甚至導致國內產業和經濟萎縮。」由此可見,能源安全顯然是當前韓國政府最迫切的問題之一。

  此外,韓國在實踐碳中和目標也面臨諸多難題,像是擴大再生能源發電容量時,遇到「收益惡化」、「居民矛盾與補償」、「開發許可延遲發放」等諸多問題,導致再生能源政策進展緩慢。

  作為核電後起之秀的韓國,自前總統文在寅實行逐步淘汰核電後,核工業海外出口契約金額自2016年到2020年減少了30%,國內核工業的總銷售額在短短4年減少約19%,核電產業從業人員數也減少5.25%,多數的核技術人才外流到中國、英國、沙烏地阿拉伯等地。因此,振興核電產業也成為新政府當前重要的施政課題。

  俄烏戰爭引發能源供應擔憂,國內的再生能源發展屢屢卡關、核電市場與核技術人才市場萎縮,加上韓國電力公司年年營運虧損的壓力,尹錫悅政府不得不採取能源分散風險策略,提高國家能源自給率,以實現碳中和目標。


尹錫悅的能源政策「三支箭」兼顧碳中和目標與能源安全

  尹錫悅政府一再強調再生能源與核電並行的重要性,一邊著力發展新能源和再生能源來實現碳中和,一邊積極運用核電來確保國家能源安全。韓國新政府的能源政策概括為三支箭:「恢復核工業生態系統」、「建立能源安全及創造新能源產業和市場」、「實施電力市場自由化」。

第一支箭:恢復核工業生態系統

  尹錫悅總統早在競選時就反對文在寅政府減核政策,主張以核能作為實現碳中和目標的過渡性能源,因此,新政府上任後便恢復建設新韓蔚核電廠3、4號機組,並加速推動先進核能技術,積極運用核電作為確保能源安全和實現碳中和目標的手段。

  現在韓國境內啓動的核電站中,有10座營運許可期限將在2030年之前退役。爲了實現2030年國家溫室氣體減排目標,新政府在確保核電站安全和經濟性的前提下,透過將核電廠延役的申請期限從運轉年限結束前的2至5年更改為運轉年限結束前的5至10年,從而最大限度地縮短停機時間,以提高核電的比例。

  若這10座核電站都繼續維持營運,每年可以為韓國減少燃煤產生的溫室氣體約5,000萬噸及燃氣產生的溫室氣體約3,000萬噸,將為實現2030年國家溫室氣體減排目標做出重大的貢獻。

第二支箭:建立能源安全及創造新能源產業和市場

  尹錫悅政府雖然核能政策與前任政府有所不同,但再生能源政策和碳中和目標是一致的。為實現碳中和目標同時兼顧能源安全,新政府調整了再生能源和核電的發電比例,持續推動氫能等新能源產業發展,建構合理的碳中和能源政策,同時創造產業發展的新契機。

  值得關注的是,韓國早在文在寅政府時期,就開始強化地方政府在能源轉型中的角色,要求地方政府制定具地方特色的能源基本計畫,並引入再生能源利益共享制。

  韓國全羅南道新安郡的光電開發計畫,就是由地方政府主導的再生能源利益共享的代表案例。新安郡於2018年制定《新能源和再生能源開發利益共享條例》,要求韓國東南電力公司應建立與居民共享發電收益計畫,居民和新安郡廳至少入股30%或總開發成本的4%,並將參與居民範圍擴大到5公里內,按距離電廠遠近分配收益,並以商品劵而不是現金發放,鼓勵居民在地消費,振興地方經濟。

  同時,對於新遷入的居民則按年齡和居住時間分配收益,特別是針對30歲以下的居民給予優惠,間接吸引青年人口回流。截至2022年6月,約有6,900名居民透過利益共享每季領取11萬至60萬韓元(相當於新台幣2,500~13,000元)的陽光養老金。

第三支箭:實施電力市場自由化

  為減緩再生能源憑證市場的價格波動及降低再生能源發電產業投資的不確定性,文在寅政府於2021年大幅提高電力公司自行生產或購買再生能源發電量的供給比例。這對於再生能源業者是有利的,但卻為韓國電力公司帶來額外負擔,再生能源憑證的購買成本增加也加重韓國電力公司的財務負擔,加上文在寅政府實施燃氣取代燃煤發電,發電燃料成本也隨之增加,調漲電價將是不可避免。

  為了使電價實質反映燃料成本,韓國在2021年實施「燃料成本指數系統」,讓電價按上一季度的燃料成本定期每季度調整電費費率,並於2022年10月提高電費費率,預計每戶家庭每月平均電費增加1,950韓元。但面對疫情和通膨的雙重夾擊下,尹錫悅政府決定凍漲電價,加上國際油價飆升,導致韓國電力公司的累計赤字持續增加,2021年虧損5.9兆韓元。

  尹錫悅政府規劃推動電力公司民營化,目標是加強電力市場費率和監管治理的獨立性和專業性。同時,建立具有競爭性和市場化運作的電力市場,並透過擴大購電合約的許可範圍,逐步開放售電市場和改革電價制度,藉以解決電價長期無法充分反映發電成本及韓國電力公司營運虧損等問題。


面對氣候危機與能源安全的不確定性 靈活的能源政策益顯重要

  當韓國走過五年的「非核、去煤、增綠」碳中和政策之路,面臨潔淨能源技術發展、地緣政治和經濟趨勢等不確定問題,使新任政府須在碳中和目標與能源安全兩者之間做權衡取捨。

  在「2050年碳中和」的長期目標下,核能僅作為韓國短期穩定能源價格、中長期確保國家能源安全問題的解決方案。另一方面,韓國持續布局綠能產業,積極部署氫能、光電、風電等新能源和再生能源,讓能源供應組合多元化,幫助韓國靈活應對未來技術發展和全球情勢的波動。

  台灣作為全球貿易體系成員,且俄羅斯目前是台灣前三大能源燃料供應國,更無法自欺欺人認為能輕易擺脫能源危機。未來若俄烏戰爭長期對峙導致能源供應短缺,憂心間接衝擊到國內產業及帶動電價上漲,因此,台灣要如何重新評估創能、儲能及兼顧能源安全的能源政策,來滿足未來可見的用電需求成長,是政府不可忽視的課題。

Loading...

網頁Top按鈕 (網頁回到頂端)